術》課後,福哥說「如何講的更少,但學員收獲更好!」這真是一棒打醒夢中人。我誤會了課程“參與”的定義。因此從講述問答的方式,改為提問、討論、演練方式,講的少了,學員參與多了,教室也更熱絡了,部門主管也更支持了。也重新定義課程目標為何,從讓學員獲取完整知識,改為即學即用。抓住目光焦點,維持學習動力才是持久之道。 課後的AAR(After Action Review)更是成功之道,不只是課程,我更將此應用在每一場的活動上,很多事現在做不好沒關系,下一次一定會更好! 感謝福哥《教學的技術》,不只是技術,更是正道、方法!